探访疫情下的广州餐饮业:关闭堂食选择外卖对冲

广州5月底以来的新一轮疫情反扑,对当地餐饮、文旅、商贸等行业带来了一定负面影响。

继荔湾区、番禺区部分地区餐饮服务单位暂停大厅堂食后,广州海珠区宣布,自昨日21时起所有社会餐饮服务单位(含提供堂食的食品销售单位)暂停堂食,可提供到店自取、外卖订餐服务。

近日,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走访多家餐饮商家发现,尽管受疫情影响不少餐饮商家暂停了堂食服务,但仍在外卖平台线上经营,不少门店的外卖订单量在近期还实现了逆势上涨。

餐企外卖订单量大涨

在此轮疫情最严重的荔湾区,最先关闭了堂食服务。

荔湾老字号“孖记士多”于5月29日关闭了堂食,负责人李彩君一度彷徨。“感觉回到了去年疫情暴发的那个时候。堂食做不了,希望只能寄托在外卖上。”

之后,店里的外卖单量迅速上涨。“关闭堂食第一天,我们的外卖订单来得特别猛,营业额远超过之前,一天的订单数将近300单。”李彩君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,近一周以来外卖订单量趋向稳定,外卖营业额比疫情前增加了三分之一左右。

“这段时间我看到朋友圈有不少我们店的粉丝或者我们的朋友,鼓励大家快来点我们的外卖,说‘不要让这些好的品牌因为疫情消失了’。”位于荔湾区康王路一带的“等我��上门”相关负责人阿熙介绍,目前虽然还有一家门店的堂食正常开放,但品牌把近期运营的重点放在了外卖上。

“我们希望能通过线上平台更好地服务大家。马上快到端午节了,外卖需求可能还会有一波增长,我们会提前做好准备。”阿熙说。

影响不仅限于荔湾、海珠等实行临时封闭的区域。

“凉菜·湖南长沙”是一家位于天河区的小店。老板之一的阿黄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近几天店里的外卖订单量和营业额都出现了增长,大概增长了20%左右。

“以往很多人都是一个人点外卖,而今在午餐和下午茶时段,多了很多高客单价订单,很多是公司的员工跟同事拼单一起点餐。我们因此还开通了全城送,有些海珠区的顾客也会点我们店。”阿黄表示,由于店里只有自己和搭档两个人,订单做不过来,她们索性关闭了堂食,专做外卖。

“一方面是忙不过来,另一方面也是出于安全考虑。原来凉菜都是敞开摆在冰柜上,顾客过来自己夹。我们现在就是在全封闭的凉菜间里出好餐,然后把出好的餐放在店门的大冰柜,外卖小哥来了取走,晚上我们再对冰柜做消毒。”阿黄透露,为了给消费者留下好印象,她们的外卖还选择了美团外卖赠送的食安标签,让餐品增多了一重保障。

做到外卖相关人员可追溯

受疫情影响,近期餐饮品牌“客语”多地的堂食生意比以往差了很多。

“客语”的相关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作为在广州深耕客家菜多年的餐饮品牌,“客语”的门店遍布广州,包括荔湾区也有两家门店在营。在此轮新冠肺炎疫情反扑之下,公司的堂食受到很大影响,如今公司在美团外卖的支持下,全力发展外卖渠道。

“很多人出于安全的考虑,都不会在外面吃饭,这时外卖就是最重要的渠道。从去年至今,我们在外卖渠道上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。”该负责人表示,如今大家对外卖安全与否格外看重。

据她介绍,长期以来,“客语”为了保证每天食材的新鲜,坚持餐品的大部分原材料从客家山区运送至各门店,无论是堂食或外卖都必须是在店里现做,以保证餐品的口味和品质。

“从去年至今,我们就一直遵循一套严格的外卖配送流程,在保证产品口味和品质的同时,更加注重安全。我们要求员工要测温、签字,填写外卖安心卡,做到餐品的相关人员可追溯。同时外卖餐品都要全密封,贴好食安封签。”该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,即便是疫情形势大有好转的阶段,“客语”出餐都严格遵循这套流程。“这一年多来,我们无形中也给顾客留下了‘安全’的印象。”

所谓“食安封签”,主要用于外卖包装的封口处,采用一次性特殊材料制作,由商家在餐品打包时贴上,如被撕毁,将留下永久性痕迹。

美团外卖相关人士表示,消费者可凭此确认自己的餐品在配送过程中是否完好无损,从而杜绝人为或意外因素的食品污染。自去年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,美团就在全国率先推广食安封签。

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,“客语”将在接下来在线上推出系列活动。例如,其6月5日将在线上推出“炖汤美食节”,除了有客家经典名汤“客语土猪汤”外,还将同步推出多款美味炖汤。可以让隔离在家或在外的“打工人”喝到营养又安全的炖汤。

餐企选择外卖增加风险对冲

经历了去年疫情之后,不少广州餐饮商家纷纷线上化。当疫情再度来袭,线上渠道所带来的风险对冲,让他们无论是应对还是心态上,都更加从容。

广州老字号煲仔饭“超记煲仔饭”相关负责人阿豹介绍,目前人民中路的门店有十几名员工,这个特殊时期,是外卖维持了店内的正常运营。

南信双皮奶负责人杨小姐也表示,由于过去店里有许多订单是来自游客的。这波疫情导致部分区域关闭堂食,外卖订单也略有下降。但开通外卖,对于店铺意义重大。

“去年疫情刚暴发的时候,不仅堂食,我们的外卖也关闭了十几天。但这次我们的外卖一直是开通的。因为我们店铺有许多员工,这种时候,他们回老家也很麻烦,只能留在广州。开通外卖,让大家都有工开,也减轻了店铺的压力。”杨小姐透露,美团外卖平台也给予了店铺流量支持,增加了店铺的曝光量。

为了减轻商家负担,自上月开始,美团外卖推行费率改革,三公里以内的订单平台收费有所下降。

“凉菜·湖南长沙”老板阿黄告诉记者,在疫情来临前,美团给她开通了新费率,三公里范围内订单的佣金成本明显减少了,她的店刚好是位于城中村周边,近距离的单比较集中,所以大部分近距离订单的成本都降低了,对于捉襟见肘的她,还是能缓解不少压力。

受访的餐饮商家表示,外卖不仅是特殊时期的过渡之举,也是长期运营策略。

“我们背后有多名员工,不管开工与否,我们都是包吃包住的。目前的外卖渠道可以分摊一部分我们的人力成本。疫情期间,美团外卖还对品质商家有一定的扶持,按销量有一定返佣,帮助餐饮店线上流量推广。同时,配送费也会有一定补贴。”孖仔士多老板李彩君认为,即便广州此轮疫情控制住后,堂食的恢复也需要一段时间,所以外卖渠道预计还会有大幅增长。

(作者:李振 编辑:李博)

(原标题:探访疫情下的广州餐饮业:关闭堂食选择外卖对冲,有餐饮店外卖订单增长20%)

(责任编辑:王晓武_NF)

PC4f5X

文章作者信息...

留下你的评论

*评论支持代码高亮<pre class="prettyprint linenums">代码</pre>

相关推荐